马上评|因加班怒怼管理层,“猴赛雷”的大厂年轻人

澎湃特约评论员 杨一童

2022-01-27 13: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两天,“腾讯应届生因高强度加班怒怼领导”的新闻,引发很多关注。
从网上流传的截图来看,起因是微信产品部一份“突破自我奖”名单中,有员工的评语是“连续20多小时高强度并行设计和开发,确保了宣传页面按时上线。”这名应届生有感而发,结合自己一位程序员同学年仅25岁却突发脑出血离世的案例,质问领导——
“内测延期一天,企业微信是不是马上就会倒闭?官网延迟一天上线,客户是不是就马上跑到钉钉飞书那去?是不是非得让开发人员加这20多个小时的班,才能让这个版本满你们的意?你们做任务排期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手下人的死活?”
这是很耐人寻味的一幕。在互联网大厂中,尤其是对程序员这个群体而言,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超常加班已经是默认的标签。所以大厂奖励员工,高强度加班可以说是“必备条件”。这个企业内部习以为常的潜规则,现在遭到了年轻员工的公开挑战。
如果要从个案提取什么普遍的象征意义,可能就是过去被默认的加班文化,对于年轻一代的打工人来说,已经不再是天经地义。他们不仅自己不接受,而且还敢于公开挑战一个庞大体系中根深蒂固的文化。
虽然反抗者是孤身一人,但其直属领导、企业微信高管等第一时间与他沟通且表态要整改,从这些后续反馈来看,企业以及企业管理者,显然已经感受到新一代职场人的情绪,甚至到了不敢不重视的地步。
客观而言,互联网大厂的加班现象较为复杂,简单扣上企业“压榨”的帽子,未必公允。前些年的内卷现象,包括大厂之间、员工之间的竞争,都是过度加班的成因。腾讯高管的回应中也提到,有领导曾经下班去“赶人”,但效果都不理想。可见即便公司有意愿,扭转加班文化也非一朝之功。
此前字节跳动在取消大小周、减少加班的时候,也曾遭遇一些内部反对声音,因为取消大小周和加班,意味着员工收入的锐减。这是非常现实的考量——确实还有相当多的员工,愿意用时间精力换钱。这部分群体的比例只要够大,企业加班内卷的现象确实就很难在短期内彻底扭转。
但这么说,绝不意味着企业毫无责任。正如此前讨论加班文化时,很多从业者所表达的,真正因为紧急业务而加班的,其实还可以理解。但越是大厂越是存在很多“无效加班”,是人为“比加班,比谁走得晚”。这就是企业管理和文化的问题,是可以通过优化绩效管理而加以改善的。
如果说,过去因为打工人普遍任劳任怨,而将这些问题掩盖了,那今后问题可能会越来越显性化。因为年轻一代的打工者,更具个体意识,更有表达意愿。就拿腾讯来说,此前还曾有实习生直接给马化腾和刘炽平发信息,要求企业颁布拒绝陪酒的相关条例。刘炽平也做了积极回应。
实习生当时的建言方式是否可取,见仁见智,可其反映了年轻一代更敢于为观念发声,应无疑义。从一轮又一轮的加班文化的讨论来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于超强度加班日趋反感。所以,如果企业内部还以加班为荣,那遭遇公开反抗也是大概率事件,一旦负面效应外溢,就会对企业的形象造成损害。
所以,哪怕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大厂也有必要带头对无效加班的文化说不。而不光是这些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大厂,广大企业能否适应年轻一代的观念和行为方式,会在未来培育出怎样的职场文化,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勤余
图片编辑:张同泽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应届生怒怼腾讯过度加班

相关推荐

评论(32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