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天师聊动漫
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

我是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关于动画产业和动画分级,问我吧!

动画片,是大多数人童年记忆,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9月27日,全网下架的《迪迦奥特曼》经删减后在多平台重新上架,引发关于动画内容的激烈讨论。而此前,江苏消保委从21部流行动画中梳理出1465处问题,集中于粗俗用语、暴力镜头、危险行为等方面,认为动画会在不经意间塑造儿童价值取向,呼吁出台动画分级制度。
动画中的暴力行为会影响孩子吗?为何我们没有动画分级制度?如何才能让儿童看到更好的动画?我是中国动漫集团发展有研究部主任宋磊,关于上述问题和动画产业,欢迎和我一起讨论!
334
文艺 2021-09-2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9个回复 共4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骞翮2021-09-28

中国动画分级进程的阻力主要是什么?

宋天师聊动漫 2021-09-28

关于分级的问题,可以看下以前我写的一篇文章。
-----------------------
我们是否应该对动画进行分级
每到六一儿童节,关于动画要不要分级的讨论就会出现,说明全社会对未成年人保护都非常关心。
近日,江苏省消保委发布了“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消费调研报告”,在被调查的21部动画片中,共梳理出1465个问题点。江苏消费网舆情监测中心数据发现,2020年江苏有关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的舆情共计17877条,其中敏感(负面)舆情4711条,占总量的26.4%。报告再次提出了对动画进行分级的呼吁和建议。调查显示,对于动画分级制度的出台,562位家长表示非常支持,占比54.8%;389位家长表示比较支持,占比37.9%。
动画片要不要分级呢,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首先我想说,分级本身不是目的,分级背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才是目的。如果不通过分级,也能实现比较好的节目分类管理,达到未成年人保护的目的,那么就没有必要非得分级。
为什么很多人呼吁实施分级制度呢?主要是看到国际上的有效做法,希望能够借鉴。对文化内容产品实施分级管理是一种国际惯例。建立分级制度,一方面有利于该国在国内文化市场对少年儿童进行保护,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其产品与国际市场相对接,制作出更符合国际需求、能走到海外的儿童动画作品。目前,能替代分级制的未成年人保护市场化机制都还不太成熟,因此分级制从长远看仍是大势所趋。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建立分级制度不会是一蹴而就的。一是它的政策成本比较大。政府要围绕这个新的分类管理制度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与分级相关的硬软件升级,知识普及等等,都需要巨大投入。二是它的执行效果取决于中国观众文化素质的整体水平。家长呼吁分级的比较多,但是有几个家长真正知道什么是分级,分成几级,怎样指导孩子认知分级?从企业层面看,是否了解不同级别作品的特征,是否具备创作各种级别作品的能力?恐怕很难。很有可能政府推动了,但是社会的认知跟不上,创作的意识跟不上,这样也不会有很好的执行效果。
所以,对分级制度还是要循序渐进。先普及分级分类知识,在没有分级的情况下先鼓励和指导企业分类创作,观众分类观看。待社会认知整体达到分级制度的要求,企业创作能力达到分级所需的水平,再全面铺开,或许效果会更好。
在2021年3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视法(征求意见稿)》中,就有专门有未成年人保护的条款。征求意见稿指出,广播电视节目集成播放机构应当通过设立未成年人专门频率频道、未成年人专门时段、未成年人节目专区、未成年人模式等措施,建立完善未成年人保护专员、未成年人节目评估委员会等机制,防止未成年人节目出现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广播电视节目包含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广播电视节目集成播放机构应当以显著方式进行提示并合理安排播放时间、版面。
应该看到,这个条款虽然没有明确叫“分级”,但实际上已经在开展针对未成年人节目的分类管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8个回答

国内是否偏见的认为动画只是给孩子看的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69

是的,多数农村老年人及其子女之间都会存在这种温情脉脉的关于要不要干活的争议,这个没有对错,可能只是关于劳作上的观念的不同。在很多次与全国不同地区老年人的访谈中我发现,对老年人来说,劳动的意义是多重的。首先,农村老年人没有“退休”概念,只要还能动,就要去地里刨,我见过80多岁腿脚不方便,在自家门前坐在小板凳上挖红薯的老人。这启发我,劳动不仅是一种负担,更是一种基本权利,从劳动本身就能产生意义,劳动是一种本能,不仅有不依附于人的经济意义,更有满足作为人的基本需求的政治意义。其次,劳动也是农村老年人活化自己社会关系网络,老年人的一个生活困境就是社会交往不断萎缩,我们说在生理性死亡之前,多数人会有一个社会性死亡的过程,生命向外伸展的触角不断萎缩,是很糟糕的体验。与邻里亲朋交换种子秧苗、讨论庄稼长势、交流种植方法、互赠丰收成果等都为他们带来不少的喜悦、温暖和忧愁,是非常立体的社会情感体验,社会性价值就能被生产出来。再次,劳动也是老年人进行家庭情感交流的重要渠道,年轻人大多在城里生活,老年人心有挂碍,但是不想打搅年轻人的工作,他们需要一些沟通交流的媒介。访谈中的老年人说,“知道孩子们什么都买得到,但是我自己种的东西,绿色健康,是钱买不到的,而且想孙子了,他们不来看我,那我就去看他们,借着每个月送菜的机会,我不就看到他们了,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的蔬菜瓜果,这个月送辣椒茄子,下个月就可以送南瓜冬瓜”,就像年轻人回家就要大包小包地送给老人表达情感一样,老年人也通过这些自己亲手栽培、捡收的农产品与孩子进行情感表达。最后,劳动也是与自然、自我交流的重要方式,作物的生长衰败与人的喜怒哀乐是牵连起来的,也是与人的品性态度牵连起来的,心情不好了,去地里转转,看到庄稼长势喜人,立马就高兴起来了;从不同地块杂草的情况,沟沟坎坎修整的情况等就能判断这个人勤快还是懒惰,精细还是粗糙,就能转变成对劳动者的认识。总之,劳动意义丰富多样,不能一刀切地阻止老年人劳动,可以在可能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便利,注意提醒,时常问候。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